您的位置:首頁 > 原油頻道 > 相關市場 >

OPEC+減產 俄沙聯盟能走多遠?40美元/桶或是分界線

來源: 中新經緯 時間: 2020-06-04 09:50:13

雖然OPEC+在沙特和俄羅斯的帶領下于4月達成了創紀錄的減產協議,但市場仍然對兩國此前掀起的價格戰記憶猶新,雙方當時的主要分歧就是保價格還是保份額。

OPEC+各成員國正在逐漸形成共識,預計將在6月的部長會議上討論將現有減產措施延長至少一個月。OPEC輪值主席國阿爾及利亞甚至提議,將原定于9日至10日舉行的會議提前至4日。截至發稿時間,會議日期尚未被正式宣布。

根據4月達成的減產協議,減產分為三個階段:2020年5月至6月減產970萬桶/日;2020年7月至12月減產770萬桶/日;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減產580萬桶/日。這意味著如果不延長現有減產規模,進入7月后,OPEC+的減產規模將大幅縮小。

但微妙的是,阿爾及利亞直到6月3日也沒有宣布是否提前舉行會議。更為重要的是,各方對于將現有減產規模維持多久也還有爭議。消息人士稱,沙特正考慮將當前的減產舉措延長至今年年底,但俄羅斯可能只能接受延長1至2個月。

有消息人士稱,會議日期遲遲未定的原因并非沙特和俄羅斯出現新矛盾,而是需要各成員國重申兌現減產配額的承諾。沙特和俄羅斯的立場是,在討論延長現有減產規模之前,各國應該表現出遵守當前減產協議的誠意。

隨著市場對OPEC+延長970萬桶/日減產措施預期的升溫,國際原油價格在上周五跳漲之后,本周開盤以來維持高位震蕩。-甘俊制

供應過剩可能變成供應赤字

5月,伊拉克、安哥拉、加蓬、哈薩克斯坦、阿塞拜疆、馬來西亞、巴林、南蘇丹等國都沒有實現協議規定的減產配額。來自OPEC的消息人士稱,這些國家將被要求在未來幾個月做出彌補。

不過,讓市場感到希望的是,在會議召開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過電話討論了油市。克里姆林宮在6月1日發布的聲明中說,兩國元首在逐步促進全球能源需求恢復及維持石油價格穩定議題上有著一致的看法,并支持采取協同性措施來實現相應目標。

隨著市場對OPEC+延長970萬桶/日減產措施預期的升溫,國際原油價格在上周五跳漲之后,本周開盤以來維持高位震蕩。北京時間6月3日20時25分,WTI期貨下跌0.52%,報36.62美元/桶,ICE布倫特原油期貨下跌0.96%,報39.19美元/桶。

埃信華邁(IHS Markit)能源副總裁岑國緯(Victor Shum)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指出,自5月初以來,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上漲了約10美元/桶。這說明,隨著需求自4月的最低點開始回升、大規模的減產削減了過剩產量,市場情緒已經發生變化。“如果需求繼續上升并且減產還在繼續,那么全球石油動態可能很快從創紀錄的供應過剩轉變為供應赤字。”

根據IHS Markit全球原油市場前景基線預測,2020年下半年將出現供應赤字——需求大于供應。“我們認為,供應過剩變成供應赤字是基于三方面的因素:需求持續復蘇、沙特和俄羅斯的政策調整以及北美上游行業油氣投資下降。”岑國緯說。

荷蘭國際集團(ING)大宗商品策略主管沃倫·帕特森也認同,市場將在今年下半年從盈余轉為赤字。他指出,延長現有減產措施將加快市場重新平衡的步伐。“協議的短暫延期將不太可能在年底前改變市場前景,我們仍預計ICE布倫特原油在今年第四季度的平均價格為50美元/桶。但是,如果三季度擴大減產規模,將更能支撐該季度的油價前景向好。”

OPEC+減產執行率達到86%

根據4月達成的減產協議,OPEC+將在5月和6月每天減產970萬桶/日,其規模接近全球原油供應總量的10%,創下史上最高減產紀錄。除沙特和俄羅斯以1100萬桶/日為基準,其他產油國以2018年10月的產量為基準,分別減產23%。委內瑞拉、利比亞和伊朗被豁免減產。

據美國能源情報集團(Energy Intelligence)的統計,OPEC+成員國在5月完成了86%的減產目標。減產措施的落地讓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在過去六周上漲了一倍。不過,今年以來,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和美國原油期貨價格仍下跌了約40%。

在OPEC+的前五大產油國中,有四個國家的履約率幾乎達到100%,使得OPEC+履約水平大幅上升,唯一表現遜色的是伊拉克,只實現了不到50%的目標。

在非OPEC集團中,俄羅斯一改往常“不達標”的做派,在刨去凝結油(不算作當前配額的一部分)之后,5月的原油產量為860萬桶/天,履約率達到96%。

與此同時,在OPEC成員中,安哥拉和剛果(布)的履約率分別僅為54%和20%,加蓬的產量甚至超過了基線產量。“老大難”尼日利亞也在拖后腿,不過好于市場預期,履約率達到83%,原因是其4月至5月的產量下降了約26萬桶/日。

在非OPEC成員中,哈薩克斯坦、文萊和南蘇丹的履約率分別為47%、22%和13%。其中,南蘇丹的產量超過了2018年10月的基線。

如果主要產油國能夠更好地兌現減產承諾,OPEC+在6月的整體減產幅度將進一步擴大。

“盡管伊拉克財政拮據,但我們仍在解決技術問題,這將使我們進一步削減石油產量。”伊拉克代理石油部長阿里·阿拉維(Ali Allawi)6月2日發文說:“我們繼續致力于履行OPEC+協議,并致力于確保穩定和安全的全球能源市場。”

同時,哈薩克斯坦6月的裝貨初步計劃表也顯示,該國的石油出口數量大幅減少。

此外,沙特、科威特和阿聯酋已表示6月自愿額外減產約120萬桶/日,這意味著OPEC+的總減產幅度有望達到1100萬桶/日。

原油市場仍有下行風險

盡管需求出現改善,減產措施有望延長,原油市場依然存在下行風險。

風險一是石油需求復蘇的前景再受重創。岑國緯指出,隨著各國逐步放松抗疫封鎖措施,5月,全球石油需求恢復到了去年同期的79%,高于4月的72%。“在我們的基線預測中,我們預計8月全球石油需求將上升至去年同期的90%,到年底將達到95%。但該預測的假設是,各主要經濟體不會重啟廣泛的居家隔離令。”

另據Rystad Energy最新公布的報告,預計2020年原油需求將在4月見底,然后在5月和6月逐漸復蘇。但是總體而言,預計2020年原油需求將減少11.5%至8810萬桶/日,同比減少1140萬桶/日。如果出現第二波疫情,抗疫限制措施恐將重啟,原油需求料將遭遇更沉重的打擊。

風險二是OPEC+之外的產油國可能恢復原油生產。近期,原油價格的回升,美國頁巖油企業又開始蠢蠢欲動了。6月2日, Parsley Energy宣布計劃恢復今年春季削減的2.6萬桶/日的產量,而EOG Resources表示將在今年下半年重新開放關閉的油井,并增加新井。

不過,岑國緯認為,雖然美國頁巖油生產商可能會很快復產,但總的來說,由于資本支出減少,其恢復生產的影響將被結構性產量下降所抵消。“即便產量可能會逐月增長,但產量將大大低于2019年末和2020年初的創紀錄水平。”

風險之三是俄羅斯和沙特的減產合作能否繼續。雖然OPEC+在沙特和俄羅斯的帶領下于4月達成了創紀錄的減產協議,但市場仍然對兩國此前掀起的價格戰記憶猶新,雙方當時的主要分歧就是保價格還是保份額。

“布倫特原油現貨價格等于或低于40美元/桶時,沙特和俄羅斯可能會在減產政策上保持一致。我們的基線預測是,12月,布倫特原油現貨價格月均價將位于30至40美元/桶的區間。”岑國緯說,“而一旦油價高于40至50美元/桶,各產油國將開始出現政策分歧。屆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持續減產的熱情也會降低,尤其是如果美國汽油零售價在11月總統大選前上漲引發選民關注。”

“在這三個因素中,石油需求復蘇和沙俄關系最為關鍵,但它們也比美國的生產趨勢更具不確定性。從現在到6月10日的OPEC+視頻會議前,油價水平對于決策將更加重要。”岑國緯說,“當前,世界經濟極度脆弱,大國緊張關系讓人擔憂,市場還充滿了暫時被控制住的石油供給。一旦沙特和俄羅斯政策聯盟破裂,將很快重現供給嚴重過剩的局面。”

苹果几个靠谱的赚钱软件吧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七 河南481豹子历史遗漏 11选5任3算法公式 河南快三复式中奖奖金 南洋股份股吧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 股票市场价格趋势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民交流群二维码 白小姐内部精选免费大全 短线股票选择 青海快3跨度表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3d今晚试机号金码关注 腾讯分分彩杀一码公式 30选5开奖历史数据走势图